东街水圳一直保捏水质清冽 爱游戏官方网站

发布日期:2024-06-27 07:07    点击次数:103

程尚远

微信版第1539期

俗语说“易涨易退山溪水”,绩溪境内河流都系山溪,每当春夏之交,山洪暴发,变成水灾。先民们以其智谋和劳作,在河上构筑治水工程,历代以来,绩溪境内千岩万壑的治水工程难以计数,其工程大而较有影响的有:

一、大宁渠引水入城

大宁渠原名“隆堨”,俗称“东街水圳”,始建于元代。绩溪县城东面虽有扬之水周折南流,但民居离河较远,饮用水未便,如遇火灾,缺水挽救。古东说念主迷信风水,合计东边的大屏山与梓潼山间,山岭转化有如火焰,按八卦方向,此为离卦,离属火,故县城常罹火患。引水进城,则不错水克火,挽救火患。

又有一说,绩溪城廓形似鱼,“鱼遇明水而活”,依此风水理念,引水进城不错激活地气。元至元十三年(1276),县尹张恬尊重人心,倡议在上三里之上扬之河中筑拦河堨坝,开渠引水南流,纳乳溪水,经北门外,从清和门水窦入城,流经城东片住户区,至华阳门下水说念出城,浇灌隆干田农田,后在杨柳村泄入扬之河,称隆堨。

至明代,堨坝年久失修,水渠湮没,大家乃以为苦。万历三十七年(1609),知事胡民仰到任尹始,问民清苦,民告以莫急于建树隆堨。胡知事以此为政绩第一要务,自捐俸禄,发动大家,于万历三十九年开工重建堨坝,一样水渠。胡知事“又割俸一十五金,建官碓于水之卑鄙,令民得自舂”。水圳为市民带来用水之便,更利于消防和改善生态环境。绩溪大家感谢胡知事恩德,以他原籍四川大宁县更名为“大宁渠”。邑东说念主、都御史胡念念伸撰《大宁渠记》,勒碑于事友堂。堨渠建树后,签订保护维修规约,历代传承。经300多年,至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东街水圳一直保捏水质清冽,供隔邻住户饮用及用作消防,并灌溉百亩农田。

扬之河流经县城(丁晓文摄)

二、登源河防洪石坝

登源河从伏岭下至临溪40多公里河岸上,筑有堤坝近百条,较出名的如下:

十都(今临溪镇):辇显坝、高车坝、石榴村坝。

十一都(今瀛洲仁里、临溪镇湖里):周村坝、汪村坝、桃花坝(仁里)、辛田坝、湖里坝、中王坝。

十二都(今瀛洲镇):龙川坝,显示坑起至十一都梧村石壁山下堤坝约6里。

十三都(今伏岭镇):伏岭村东石坝、王凤干坝(新桥村下)、石川坝、西干坝(新坊)、水村坝、北村坝、双溪坝。(见汪子青著《绩溪地地图说(续)》)

这些防洪坝和块石垒坝,一般高3-5米,宽约2米。龙川段和瀛洲至梧村段坝面即登源大路(后以此扩建公路)。登源防洪坝受益东说念主口达数万,是全县最大的防洪工程。

登源防洪坝在历史上起过很大作用,也资历过严重厄运。嘉庆《绩溪县志》载:“乾隆十二年蛟水冲去县南登源一带,田里石坝无存。知事萧昌详请修筑。乾隆十五年奉准,照以工代赈饬发营建,忖度打算石坝七十余条,自十都至十三都计长四十里。知府何达善、知事较陈锡督修。”

汪子青《绩溪地地图说(续)》载:“同治五年巨流冲块堤坝,各村多遭水灾,以致庙头(在登源庙近处)一村被水荡尽,忠周亦被荡其半。同一稻田计千百亩之多,迄今(光绪年间)坝未全修,田多沙滩。”登源汪公大庙在这次洪灾中被冲毁大殿前进,湖里坝冲毁,田畴涌成沙滩。

1969年7月5日洪灾,王凤干坝、新坊西干坝、水村坝和堨头村石坝均受不同进度水毁。县政府实时组织抢修,将赔本降到最低甘休。

连年,县委、县政府方针建设登源百里历史文化生态长廊,沿河堤坝全面整修,又在河上分段建造蓄水拦河坝,既可缓冲洪水,又能好意思化净化当然生态环境;实施绿化工程,建成沿河花坛景不雅。

三、竹山干分广轮灌

竹山干是全县最大的田畈,位于祝三村与伏岭之间。民谚云:“三千三百七,不算四边脊。”意即竹山干的田不算四边山脊下的山田,光住持肥土就有三千三百多亩。这三千多亩田都依靠汗漫岩口的岩脚堨(别名大堨、黄堨)引水,实行“分广轮灌”(广,读音眼)。

旧时,田归各户悉数,每遇旱年,农民为分水常发生纠纷,以致械斗流血的恶性事件日出不穷。竹山干支配各村却因有个“分广轮灌”的规约得以有序轮替灌溉,从未发生这么的惨事。嘉庆《绩溪县志》载:“岩脚堨别称黄堨,在十三都遥遥岩口,灌竹山干田三千余亩,自明嘉靖间立议,分作六广轮灌,行于今遇旱不灾。”足见此例历史久远。

“分广轮灌”规约由祝三等支配各村共同协商制定。在汗漫岩品汗漫河上构筑堨坝,沿山脚滚水渠,引水入田畈。将竹山干受灌溉的农田按方向、地形、田亩数分为六个片区,称六广。从下至上为:1、塝头一上村桥至相公庙;2、沙林一相公庙至祝三村西;3、峻岭圳至祝三至岱下村路下;4、中圳至横溪桥至峻岭圳接续;5、程家域至横溪桥至岱下、鱼川桥;6、散广至都集水圳可张到水的地带,漫衍多处称散广。

每到旱季实施轮灌,从末广塝头的上村桥头启动,由下而上循序浇灌。每广浇一日整夜,其中散广不分拨浇灌技巧,可在交广时的赋闲中准其浇灌有顷,另有“一瓦水”的限定:山下碓经沙门岭凹一齐,地形较高,田亩未几,允许一瓦水通过,昼夜浇灌;但轮到末广塝头片浇时,一瓦水也住手。规约制定得精熟玉成,并能严格遵命。

这个“分广轮灌”规约已实施400多年,从未废止,于今仍在奉行。

四、上胡家改河建村工程

上胡家村位于荆州盆地中心,石门亭水(荆州河)绕村东流过,沿河从村南绕东到村北,建有一条弧形石坝,长约千米,坚固的坝体挡住南来的激流,使河水转向东北山脚,绕了个大弯。村落与围坝之间是平旷的肥土,村落处于田畈中。据说这里原是一派河滩,水竹从生,河水自南向北在水竹丛中通过。胡氏先祖为什么在这水竹丛中建村呢?还有一则故事。

据上胡家《荆川明经胡氏宗谱》纪录:明经胡九世胡起岩曾任宣州太守,后迁居绩溪石京,十二世胡德芳迁居歙县,到二十九世胡仁兴于明万积年间迁是邑,复迁回绩溪荆州。初来时,在今村北较激昂的养牛山结庐而居。早在胡姓迁来之前,已有何姓先来,建村在离河较远的东山垭,已是一个“三街、九巷、十八井”的大村何家庄。

何家大大亨万贯家财,却尖刻悭吝。请了一位风水先生奉养于家。何家有个不留外东说念主在家过小年的老规矩,那年腊月二十四,何家将先生“请”了外出。先生忿然离开何家,恰遇养牛山的胡仁兴,得知原委,温煦邀请来家。胡家还杀了老母鸡请先生全部吃年饭,留他住宿。先生深受感动,顿生症结何老财援助胡家的念头。

来日,先生向胡家告别时,恳切相告:“河畔水竹丛是块风水宝地,绝好的阳基,在此安宅建村必将大发。”又说:“我有想法让何家将河流东移,即可前去安家。”

先生回到何家,劝说何老财:“贵村姓何,何者‘荷’也,‘荷得水而生发!’只消在石门亭水北岸往东筑一大坝,堵住向水竹丛直流的河水,引向东北,流到东山下何家庄边,‘水打东山岱,状元满街来’,何家便大红大紫!”何老财一听,喜不自胜,立随性工在水竹丛南往东筑坝,将河水引到东山下,本来的河说念变成了平畴。

河说念东移,胡仁兴迁水竹丛假寓。几许年后子孙兴旺,他故意、富、贵、元、寿五个女儿,分红仁、义、礼、智、信五个支派,世代滋生,成为荆州最大的村子,村名“上胡家”,风水先生的一席话使何老财改河,胡家得以建村。这故事莫得翰墨依据,也许是后东说念主虚构,但上胡家村的护村大坝于今仍屹立于村旁,印证了先辈们筑坝、改河、建村这一伟大的治水工程。

五、戈溪源交通水利概述工程

东说念主们行进在戈溪源(38号桥)至磡(头)公路上,走过戈溪公路桥,遥望戈溪河北岸那条呈水平线的老路,即是古时一项交通、水利、改田的概述工程,俗称“五里横圳”,是磡头东说念主许金孤立捐资建成的。

许金,明成化年间生于磡头村,读过书,观念广,头脑无邪,点子也多。嘉靖初年的一天,许金在村中小店顺耳到外村来的山民批驳一件新奇事:和阳村北山坳里的农民烧石灰,烧了一灶大部分是不成石灰也不是“乌龟”(未烧成块灰的老料)的灰白色、千里甸甸的疙瘩块,不知是什么东西。

许金听了,怀着趣味前去看个究竟。找到山坳里的石灰灶,捡起那些疙瘩块细看,认出这是未齐全真金不怕火成的银块。他不经意地跟山民搭讪:“古时有东说念主烧石灰烧出过这种东西,叫‘炉鳞’,莫得多大用处,只消作念茔苑时垫底,不错辟邪。”又说,他家正准备修祖坟,可能用得上,怡悦以石灰价收买。山民们信以为真,正愁卖不出,应承出卖给他。许金收卖后,稍加索要就成了银子。山民们快挑完时才知说念,留住一些不卖了,真金不怕火成银子价值一万贯。从此那边就称“万富山”。

许金得了很多银子成了百万富翁,深感此财来之于东说念主,必须用之于公,智商无愧于心。他倾注后半生元气心灵,投身公益奇迹,作念了很多益民工程,戈溪源“五里横圳”概述工程即是其中之一。

戈溪源是磡头隔邻很多村落战争宁国的必经之说念,本来是傍河而行的小径,每遇洪水,行旅受阻。阳戈溪是个20来户东说念主家的小村,建于古说念一个山岗上,三面凌空,饮水费劲。许金急民之所需,经实地勘察后,从汪家店村起,沿河岸半山脚设备一条新路,呈水平伸展至阳戈溪村。又在路旁筑水圳,石歇村外戈溪河上筑堨,引水从水圳中流过汪家店、梓棚下直至阳戈溪,水圳长5里余,东说念主称“五里横圳”,为阳戈溪村民惩处了饮水难题。新路石板铺面,更便利了行东说念主。又将阳戈溪村外一派河滩和旱地改成数十亩肥土,引圳水灌溉,汪家店以下沿河农田都受自流灌溉之益。

六、大溪村改河造田工程

大溪村坐落在绩溪县境北端龙溪峡谷中,龙溪水周折北流,蜀水村以下十余里河说念随山势而转,形成很多“之”字形河湾,称“龙溪九曲十八弯”。河水经大溪村头,又一个“之”字形大河湾。河湾西边一峰高耸,有长条形山麓向东伸出百余米,如巨东说念主伸臂;东边一峰有傍边两山麓伸出,如双手相拥。两峰世传为男女峰,俗称“男女形”。

相传,男女峰接受日精月华有了灵性,每到春夜竟适意会合,将河水堵住,龙溪水飞腾5里,淹到上游蜀水村(蜀水原名属水,村名因此而来),日间两峰又复分开。男女峰夜合的音书惹恼玉帝,命天使将男峰伸出的巨臂都根斩断,形成一隘口,河水从隘口流去。斩了龙脉,断了灵气,尔后男女峰只可远眺,不可趋附。这传闻的所在,其实是个改河造田工程。

清嘉庆年间,大溪村东说念主陈岩老做贸易发了财,晚年归里,为变嫌家乡缺田少地的清寒状貌,于说念光年间插足资金,指导五个女儿,发动全村老幼,在村南“之”字形河湾改河造田。将男峰伸出的山麓都根炸开,劈成宽与纵各20多米的大隘口,使龙溪水不再绕过大湾,迳直从隘口中流过;本来的大河湾变成数十亩农田。又在炸开的隘口上建了座石拱桥,供行东说念主战争。其后村东说念主惦记岩老公的五个女儿在改河造田和建桥工程中有凸起孝敬,定名“五男桥”。还在桥头建了一座石亭,名“五男桥亭”。

七、宅坦挖塘开渠饮水工程

上庄镇宅坦建村已有1000多年,该村地处高地,莫得河流,素来缺水。最早以掘井来惩处饮水之需,村落四周有四口井,最着名的是南龙井,村落因之别名“龙井”。

水井不可情愿农田灌溉之需,又在村里村外挖建了170多涎水塘。其中,村口的慕前塘、坝下塘和家里塘最具特点,最大的是深塘。慕前塘位于胡氏前门派支祠澳瞻堂前边,广约4亩,前门派下9个支派协力建成。坝下塘面积约3亩,水满时是一口大塘,水浅时又分隔成3口小塘,紧邻后门派支祠,由后门派3个支祠共同修建。家里塘离慕前塘不远。传闻:从前有个员外家的年青媳妇来慕前塘洗涤时,受到强横男东说念主的偷觑,员外一气之下,就在自家屋边挖了一口塘,专供家里东说念主使用,东说念主称其“家里塘”。

深塘座落村西竹竿尖麓,蓄水量8000余立方米(1965年扩建成水库,库容3.4万立方米),开渠引水注入村表里水塘,浇灌全村四五百亩农田。深塘引来的水分红北、南两支:一支穿过村落北边,绕过胡氏宗祠,流向望前塘等水塘,然后向东北下泄;一支几经周折通过村中心,注入慕前塘后入石井塘,由西南出村。塘与塘之间有明暗水渠重叠,全村水渠共长2000多米。纵横交叉的水渠形同村落龙脉的血管。水渠流过村中,有的地点用石板铺成暗渠,东说念主在其上行走;有的为明圳,与路同业,信步村中可凝听潺潺水声,别有一番情性。水塘、水渠兼有吊水、洗涤、养鱼之利,还起着救急消防、净化空气和优化环境的多种作用。

(作家系绩溪县教体局离休干部)

制作:童达清 爱游戏官方网站。

戈溪源何家许金胡家绩溪发布于:安徽省声明:该文不雅点仅代表作家本东说念主,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劳动。

相关资讯



Powered by 爱游戏app全站登录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